腮腺结核专科治疗医院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老百姓称白雪山为rdquo土匪ld [复制链接]

1#
北京手足癣医治医院 http://www.yidianzixun.com/article/0U3WKV7w?appid=s3rd_op398

每日一句:想离开的人,总是有千万种理由;想陪伴你的,怎么赶也赶不走。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宁夏首虎边拆迁边扩建曾被百姓骂“土匪”

时隔14年,往来于宁夏银川市区与贺兰县的客车上,人们又密集地讨论起曾经的县委书记白雪山。

此前的11月6日晚,中纪委发布消息称: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白雪山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这一天,银川局部地区有降雪,坊间也因此戏言:白雪山滑倒了。

现年54岁的白雪山由建筑行业起家,曾先后主政银川、吴忠等地,年1月升任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官至副部级,分管国土资源、城乡建设等方面工作。

经澎湃新闻记者多方了解,白雪山拆迁手腕强硬、态度坚决,在城建问题上亦擅于拍板。履职之地,无论政界还是民间,对其毁誉参半。

由于低学历和粗暴的工作作风,白雪山一度不被当时的自治区党委主要领导看好,任用有所保留。直到年后,白雪山渐渐被予以重用。

年金融危机后,“投资拉动经济”的概念受到追捧,主政一方的白雪山又迎来了大展拳脚的契机。其间,他擅于建构、推进坚决的特点充分曝光,而行事武断、片面追求速度的阴影亦被遮蔽。

“白雪山赶上了好时候,城市的建设需要他这种人。但是这样的出身和学历,来当市长、市委书记,最后爬到副省级的位置,在今天看来有些不可思议。”宁夏一位厅级退休官员向澎湃新闻记者说道。

伴随着白雪山由商入仕、步步高升,其亲友和老乡亦在宁夏建筑行业崛起,这些暧昧的交集让他一直游走在危险边缘。

今年7月,银川市郊区第二建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郊区二建”)总经理朱宏魁被有关部门带走。

这家外界看来“由白雪山一手带大”的公司,在白雪山主政之地频频圈地,还为白所主导的城建项目拆迁出力。作为白雪山早年的下属和继任者,朱宏魁最终成为推倒他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白雪山由郊区二建起家,跨入政界后的十余年间,这层关系始终伴随其左右。

跨界

白雪山履职生涯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宁夏境内,这里邻近他的故乡——陕西吴起。

年5月,白雪山出生于陕西吴起铁边城镇的白石咀村。

铁边城曾是一座西夏的边陲古镇,因大夏国公主赫连铁在此屯兵驻守而得名,后渐渐衰弱,数十年前曾被人形容为:“只有几个破窑洞,七零八落地坐落在土丘周围,很久还难得看到有人经过。”

白雪山的一名同乡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白雪山家境很一般,父母都在村里种地。他排行老四,上面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家里只有三口破窑洞,稀破烂的。”

上个世纪70年代,陕北大旱,地里种不出粮食,、这两年,很多灾民都逃难到宁夏,白雪山一家也是其中之一,“那个时候他初中都没念完。”

逃难到宁夏银川的白雪山一家最初在银川郊区的良田乡种地,据称其父母待人友善、热情好客,“一起逃难到银川的陕北老乡要是没饭吃,都可以去他们家吃饭。”

一名熟识白雪山的当地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白雪山后来接手乡里快倒闭的沙发厂,担任厂长。白雪山凡事亲历亲为,注重速度和结果,很快将沙发厂扭亏为盈。但其脾气火爆的一面也频频暴露,“动不动就骂人,虽然对事不对人,但只要没达到他的要求就会被骂。”

上述熟识白雪山的人士介绍,沙发厂发展起来后,白雪山又出任乡里工程队的队长,工程队再进一步发展成银川市郊区第二建筑工程公司(以下简称“郊区二建”),公司发展得顺风顺水,揽下银川市很多工程。“因此说郊区二建是白雪山一手带大的没有问题,那就是他的企业,只不过后来交给‘小弟’来管。”

“小弟”指的正是朱宏魁。年,白雪山离开郊区二建,跨界进入银川市政府驻上海联络处工作。朱宏魁随即接任郊区二建总经理。

朱宏魁来自陕西定边,和白雪山同为陕北老乡。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记者称,朱宏魁最早是白雪山手底下的员工,二人相识多年,关系较好。

公开资料显示,郊区二建在建筑业、房地产业、市政道路和装潢业等领域多有经营,陆续成立了白云房地产开发公司、道路建设公司、金属制品厂和铝型材加工厂。早在年,公司年产值就到达8亿元,实现利税万元。

多年来,白雪山与郊区二建相辅相成。

年3月,郊区二建被中国建筑业联合会授予“先进集体企业”称号,而白雪山也获得了全国优秀企业家、全国劳动模范等荣誉。根据宁夏当时的政策,这番功绩帮助他破格转为国家干部。

而随着他步步升迁,郊区二建的身影亦活跃在银川城建和房地产开发中。

白雪山主政贺兰之后,力推城市扩建,一时间被一些百姓骂作“土匪”。

贺兰舞台

在宁夏官场,并非所有同僚都认可从“建筑队长”转投政界的白雪山。

前述退休官员称,“可能是他的文化水平相对较低、做事不讲方法,同事和下属有时候很不满意,私底下也会议论和抱怨。”

年5月,白雪山出任银川市政府驻上海联络处主任,次年返回银川,仕途进入快速上升期。

当时,自治区首府银川市共分为城区、新城区和郊区。从年9月到年12月,白雪山用2年多的时间完成了从银川市郊区党委常委、副区长到郊区党委书记的跨越,后于年2月跻身银川市委常委行列。

《中国新闻周刊》援引宁夏自治区退休领导消息称,尽管白雪山自年至年的7年间进入了快速升职通道,但时任自治区党委书记的毛如柏对白的使用还是相当慎重。

上述报道称,这一时期,白雪山搞城建的能力得到施展,因其强悍的工作作风,亦引发诸多矛盾,领导案头时有告状信。此外,恰逢中央提出西部大开发,白认为可以大干一场,但他流露出的野心被洞察,故在对他的使用上,自治区领导有所保留。

年9月,白雪山调往银川市下辖的贺兰县,出任县委书记。他在贺兰的任职时间不过一年有余,但一部分贺兰人至今对他印象深刻。

“白雪山刚来贺兰的时候,贺兰去银川的中巴车上,所有人都在骂他。”11月15日,贺兰县一位老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过了几个月,大家又称赞起他来。

上世纪90年代,贺兰县城面积很小,东西走向的银河路和南北走向的富兴街构筑了城区的主要框架。据当地人介绍,“无论是老百姓还是干部,都住在一层的平房里,最多两个房间。夏天的时候烧火做饭,屋内就热得不行,大家就在屋外头搭一个小伙房。”

而在贺兰街头,沿街的平房原本就建得参差不齐,延伸到路上的伙房更让县城显得杂乱,前几届县领导“都是嘴上说说,下发了通知让大家自行拆除,但没人真把这当回事”。

直到白雪山主政贺兰

时年40岁的白雪山最初也下达了限期拆除的通知,但人们反应冷淡。随后,白雪山下令招募一批拾荒者和街头匠人组成拆迁队,趁着房主上班或出门的时间,五六人开着绿色的“边三轮”摩托车,用榔头等工具将伙房拆毁,拆完就跑,白雪山因此被叫作“土匪”。

“就像日本鬼子一样,为达到结果,不择目的、不择手段。”当地老人评价道。

另一名贺兰县退休官员回忆,当时料定白雪山不会动也不敢动其他领导的房子,结果硬生生把一名副县长的伙房给扒了,其他领导一看,也赶紧把自家的伙房拆了。

他说,白雪山非常看重建设速度,整治完街道,又开始扩宽道路、新建广场和小区。“修广场的时候白雪山扛着锄头跟大家一块干活,修路的时候他担心不能按期完工,搭个棚子就睡在了工地上,逼工人逼得很紧。”

经过一轮白雪山主导的工程建设,贺兰县城有了较大改观,以至于有当地人评价:白雪山1年做了前几届30年做不完的事。

但是,白雪山的大拆大建亦击穿了贺兰原本薄弱的财政。

与此同时,有关其亲属承揽工程的消息也广为流布。

贺兰多位退休官员和市民称,白雪山主政期间,他的姐姐承包了县城一条路的修建工程,其兄长白雪亮位于贺兰山脚下的砂石厂也参与其中,但该消息未能获得权威部门证实。

机遇

年10月,银川市原来的城区、新城区和郊区被撤销,分别设为兴庆区、西夏区和金凤区。

1个月后,白雪山调回银川,出任银川市副市长。两名已退休的银川政界人士认为,白雪山的回归与宁夏的大环境变动有关。

当年3月,前任自治区党委书记毛如柏卸任,其后转入全国人大环资委任职。新的宁夏领导班子一改以往“小而富、小而美”的发展思路,转而提出建设“大而富、大而美”的宁夏。

上述退休官员说,其后不久,银川市便在原来北京路的基础上,修建一条横贯城市东西、25公里长的大道,建成后将成为西北地区首条8车道道路。民间舆论对此颇有怨言,认为其路修得过宽,一路上要侵占不少良田和居民楼,“老百姓很不理解,拆迁难度比较大。”

然而,这条大道在次年8月份就通车了。“这和分管城建的白雪山密切相关,他这个人有决心也有实干精神,推进项目很卖力,定在什么时候完成不顾一切都要做到。”

在当地媒体的报道里,这项总投资超过5亿元的北京路修扩建工程,拉开了“大银川”建设的序幕。

据一名“被拆迁”的农户称,这项工程中,郊区二建在拆迁、征地方面出了不少力气。

另一名曾多次目睹拆迁行动的当地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白雪山的拆迁手段强硬,“派人先进去把房主拖出来,之后把楼拆掉,最后再来跟房主谈赔偿事宜”。

这与其他地方的强拆手法并无二致。同时,白雪山追求速度、注重结果的工作方式亦招来批评。

一名银川市政工程的参建人员介绍,年白雪山担任银川市副市长期间,“刚愎自用、急功近利,18个月的工期被其压缩成不足8个月,还是在非典期间,各方参建单位被他坑苦了。”

从贺兰县城到银川市区,他的行事逻辑似乎一以贯之。

不过,前述官员认为,在银川掀起的新一轮城市建设中,白雪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其他领导拿不下的项目、拆不动的房子都交给白雪山,他也从此渐渐获得上级器重。”

担任银川市委常委、副市长1年多后,白雪山升任银川市委副书记、副市长,2年后出任银川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年,45岁的白雪山成为银川市市长

当年接受媒体采访时,白雪山介绍起自己的政绩,“年银川共拆除市区和城乡结合部临时过期、违法违章、有碍观瞻的建筑万平方米,绿化整治面积94.2万平方米,新修改造城市主次干部9条,改造街巷32条。”

但据他当时的下属介绍,白雪山喜欢说大话、喊口号,热衷于扩大城市规模,“他的话我们都是左边耳朵进、右边耳朵出。”

在谈到银川未来的发展时,白雪山说,今后5到10年内,银川经济要保持两位数的增长速度,构筑起适宜万人居住的现代化城市基本框架,城市化率将达到70%以上。

但未等到白雪山大施展拳脚,年9月,他又被调往宁夏中部的地级市吴忠,出任市委书记。

白雪山年出任吴忠市委书记后,当地亦出现大拆大建的情况,城市骨架也迅速拉大。

大幕开启

官方年的资料显示,地处宁夏平原腹地的吴忠总人口达万,其中回族66万人,占总人口52%,是中国回族主要聚居区之一。

“吴忠市原来很小,有‘五里街’之称。”当地政界人士介绍,吴忠不是个容易出政绩的地方,经济基础差,工业薄弱。

年是白雪山正式出任吴忠市委书记的第一个完整年,这一年中国遭遇金融危机冲击,吴忠的财政数据也不乐观。

《吴忠市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当年,全市地方财政收入完成14.07亿元,比上年下降2.5%,实现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9.68亿元,比上年下降23.1%。

白雪山破解发展瓶颈的办法是大幅增加城市基础设施投资。

一名吴忠政界人士表示,“相对容易操作的也就是工程建设,把路修得多一些、宽一些,城市建得漂亮一点。所以说实话,我不觉得他会搞经济,反倒像个建设局局长。”

据《宁夏日报》年报道,固定资产投资增幅去年名列宁夏全区五个地级市第一的吴忠市,今年1至4月份固定资产投资达15.6亿元,而该市地方财政收入去年只有14亿元。

而年全年,吴忠市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完成.4亿元,比上年增长60.7%。

也是在这一年,吴忠市开展了“思想再解放、市情再认识、发展大跨越”大讨论活动,对市情形成了共识:吴忠尚处于欠发达的“爬坡追赶”阶段,财力物力欠缺,必须扫清思想障碍,不为资金所困扰,有钱要办事,没钱创造条件也要干事。

在当地政府机构任职的工作人员马某向澎湃新闻记者举了一个“创造条件也要干事”的例子。

“白雪山到吴忠以后,可以说大半个城市都在搞拆迁,可能吴忠现在城市面积的2/3都是原来征地、拆迁腾出来的。”她笑了笑说,等到拆迁完,发现一大片空地不知道该干嘛,就决定搞绿化、种些树,“但是市里又没这笔钱,就发动机关干部掏钱买树苗、自己种。”

在当地媒体报道中,这项工程被称为“城市绿化美化大突破”。

报道称,年,吴忠市决定实现城市绿化美化大突破,但植树造林需大量资金,市财政无力全部买单。该市发动干部每人包植5棵树,同时动员多个市直部门、家企业、多名个体工商户,共计植树19万株,完成了0多亩的绿化任务,共节约资金万元。

而从年到年初白雪山离开吴忠这5年间,当地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率分别为60.7%、26.1%、31%、42%和45.7%,共有近千个的城乡建设项目密集上马。

其离任前的年,吴忠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05亿元,但全年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已超过亿元。

吴忠速度

在大量市政工程的带动下,吴忠市城区面积迅速扩张。然而对于原本街道狭窄的城市来说,大建意味着大拆。

据当地媒体报道,在早期的城市建设中,吴忠没有按照城市整体规划实行整体连片征地拆迁,而是采取“蚕破桑叶”,项目推进的办法,从开发建设单位选择的位置进行征地拆迁,用多少征多少,拆迁多少。

白雪山到任后,吴忠市委、市政府制定出了新一轮城市建设的发展战略,并就城中村问题做出严格规定:谁开发建设,谁负责整体拆迁安置,一次性解决征地拆迁,一次性完成开发建设,不留死角,不留后患。

多位遭遇拆迁的吴忠市利通区居民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白雪山将其铁腕作风延续到了吴忠,“之前如果没谈拢那就等着强拆吧,在下面的乡村里,强拆的情况则更加严重。”

白雪山指挥下的吴忠拆迁“颇有成效”,以至于吸引了隔壁的灵武市派出领导来学习经验。年11月,灵武市政协主席曾带队到吴忠市学习交流拆迁工作经验。

相关报道称,吴忠市东南部建设是是一项涉及拆迁、安置、产业等多个方面的系统工程,该工程拆迁涉及利通区4个乡镇20个村,拆迁达户平方米5万多人,而整个拆迁工作只用了3个月完成。

在吴忠,白雪山一如既往地重视建设速度和完工期限,这也让基层在执行时压力极大。年10月31日,连接吴忠市利通区和红寺堡区的立弘慈善大道正式建成通车。

值得一提的是,这条投资近10亿元、全长53公里、沿途削平了个山头的一级公路,从开工建设到通车只用了天,距项目立项也不过天时间。

当地媒体称,这项工程创造了吴忠公路建设的“双百”速度。

年7月,白雪山曾到访建设工地,他强调“一定要把这项工程实施好,要倒排工期,加快建设进度,在今年10月底前必须完成建设任务”。白雪山定下的通车期限就像紧箍咒一般套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头顶。

吴忠市交通运输局一名工作人员曾表示,自立弘慈善大道开工以来,他连日连夜在工程点上奔波。由于任务紧迫,他常常连续24小时奋战在工程点上,天天都在各工程点之间来回穿梭。

另一名施工人员介绍,上级部门把通车日期定在10月底之后,各方面都在赶进度。“没日没夜在工地上干,一方面要保证速度,一方面质量不能出错,每个人都很疲惫。”

他说,“这是我干过最累的一场活。”

长期追随白雪山的朱宏魁已在今年7月被有关部门带走,目前白云地产旗下的项目近于停工。

退场

年1月,白雪山离开任职多年的吴忠,出任自治区政府副主席,成为副省级高官。

公开资料显示,白雪山分管国土资源、环境保护、城乡建设、交通运输、安全生产等方面的工作,并分管自治区国土资源厅(测绘地理信息局)、环境保护厅、住房城乡建设厅、交通运输厅(宁夏公路建设管理局、宁夏公路管理局)、安监局、地矿局、人防办、规划办。

此后白雪山也频频在相关领域的调研活动中露脸。变故发生在今年7月,郊区二建总经理朱宏魁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澎湃新闻记者从多位接近该公司的人士处证实此事。另有一位银川地产界人士称,“朱宏魁曾在去年被带走问话,但不到一周就出来了。”工商资料显示,朱宏魁同时担任郊区二建旗下公司白云房地产开发公司法定代表人,公司注册资本18万元。

白云地产早年便开始了土地储备。据当地媒体报道,4年,白云房地产公司一举拿下了位于金凤区正源街西侧的21号地和庆丰街东侧的22、23号地等3块土地,涉及面积20.76万平方米,价值1.25亿元。此时距离白雪山出任银川市副市长不足两年。而在5年8月银川市召开的房地产负责人会议上,时任银川市代市长白雪山提出要克服各种困难,坚定不移地推动银川房地产业健康发展,“目前和今后一段时间,重点鼓励在金凤区南部发展房地产业”。这和白云地产的项目布局存在某种关联。

据澎湃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白云地产旗下项目包括保伏桥新村、良田康居新村、五宝苑、长兴花园、凤凰花园、华雁湖畔、宝湖花园以及丽园系列小区,建筑面积超过万平方米,其中部分项目就位于金凤区南部。

一名与白云地产有合作关系的当地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白云地产目前在建项目接近停工。“一方面是冬季将至,另一方面是白云地产的账户都被停了,拿不出钱。”

白雪山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定格在11月3日。

据《宁夏日报》报道,时任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白雪山当天到吴忠专题调研农村环境综合整治。在有限的视频画面中,他的神情并无太多异样。3天后,白雪山被通报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一时间,中央第三巡视组去年对宁夏进行的巡视被视作先兆。在向自治区反馈情况时,巡视组称:宁夏一些领导干部子女及其他亲属违规在其管辖范围内经商办企业,有的领导干部违规干预公共资源交易、工程招投标以权谋私,涉农资金违纪违法案件多发。

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白雪山膝下有一儿一女,他的亲哥白雪亮至少在银川经营着一家砂石厂和一家土地开发公司。其中,白雪亮担任法人代表的银川市云山土地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年9月,注册资本万元。

此外,白雪山还有包括两位堂兄、一位表弟在内的多名亲友,在银川当地从事房地产业或相关建筑领域,经营范围包括房屋建筑、混凝土工程等,他们公司的注册资本超过千万甚至过亿。

据《财经》杂志报道,继白雪山后,其多名家人也已被带走,包括其妻子、儿子和内弟。白雪山落马亦带来银川官场震荡。11月13日,宁夏纪委监察厅网站发布消息称,青铜峡市委副书记、市长张国彦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张国彦曾在白雪山手下任职多年,两人交集颇深。白雪山担任银川市郊区领导期间,张由一名村支书逐渐成长为乡镇领导。白雪山担任银川市领导期间,张曾在银川下辖的西夏区和兴庆区担任副区长,而白雪山前往吴忠履职后,张则先后在银川市城市管理局和银川市住房保障局担任局长。

白雪山落马后,他曾拒绝受贿的清廉表态再度流传。澎湃新闻记者从贺兰、吴忠两地获得的版本不同,一是“我不缺钱,别给我送钱”,二是“别给我送钱,我有的是钱”。

“这下话说大了吧?”在吴忠市政府广场的升旗台旁,几位市民聚在一起议论道。

?推荐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